做最皮的园丁是梦想

  啊突然知道了抄袭事件???
  感觉自己发文发的不是时候,要是我早点知道的话就不把文发出去了(捂脸)
之后应该会把这篇的脑洞用到自己的原创里去。《穿的是什么》就不接着写了。给看到这篇的小伙伴道歉(趴)
  本来想写一个不拆椅子专修电机的乖巧萌新女装大佬园丁的成长故事的……灵感来源是前几天群友告诉我园丁小姐姐是男孩子时我的怨念(捂脸)。当时就希望有一个女主园丁把监管者吓一跳,正好那天我玩自由匹配的时候遇到了一群杰克,所以cp就草率地定下来了(其实是薛定谔的杰园cp)。
  以及乖巧的专修电机的园丁这个设定来源于我自由匹配上的唯二两次四园丁大队,两次我都以为她们要拆椅子而我这个手残要完,但是两次过程中没有一个园丁拆椅子,大家全在修电机233。结果是两次都是四个人逃生。
  感觉现在许多人对园丁的定位就是皮得不行还特脆皮一上椅子就死的摇椅子狂魔,但是园丁小天使其实也超多啦诶嘿。
  以及“穿的是什么”是个乌龙orz我之前一直以为园丁小姐姐穿的是裙子,结果被群友告知园丁小姐姐是女装大佬后我发现他穿的是围裙和裤子orz所以有了这个文名。
(ps女装大佬其实是说园丁是主角的一个人格,但其实把ta当成妹子或者汉子看都是可以的www)
  啊之前写文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些乱七八糟有了没了的,但是现在知道抄袭事件之后就准备退坑了orz虽然游戏很好玩cp也很甜,但是还是接受不了喜欢的东西是赃物的事实。

#同人#第五人格 你知道园丁小姐姐穿的是什么吗?

【2】饭前指导
  “来来来先吃饭。”安德烈开口招呼起来。于是艾迪和安格也都要了晚饭。
  “安德,艾迪,这顿饭不要吃得太饱,稍微吃点清淡的就够了,以及少喝点奶油浓汤。”艾丽莎赶在大家开动前开口,指点道,“饭后会给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让我们休息,讨论战术,并最后清点一遍带去的用具。吃完饭一个小时后就开始运动对肠胃虽无大碍,但消化不太好的求生者和初次进行游戏的人还是会受不了。剩下的一些要领饭后由安格教给你们,顺道说一句,她是我们的队长,你们一定要听她的指挥。”
  艾迪皱起脸来,她最怕的就是吃不饱饭了。
  “不要担心,游戏结束后我们一般可以赶上留守庄园的求生者做的夜宵。”安格看到艾迪的一张苦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艾迪懵了,安德烈也一脸震惊--这个阴暗恐怖的庄园还有夜宵这种亲民的设定???
  艾丽莎看着面前愣住的两个新人,想起了当初自己从前辈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样子--张大了嘴巴,将多年的礼仪修养完全丢弃了--便也笑了,“当然,以后咱们轮空的时候也是要为其他求生者准备夜宵的。轮空的人分走游戏的人辛苦挣来的积分还没有表示,可是半点都不合适的。”
  白天求生者们在庄园依靠积分兑换生活用品过正常日子,晚上大部分求生者会去进行游戏获取积分。而两种求生者不用参加游戏--一种是积分充足的求生者,他们不进行游戏,也不能得到当晚的积分;一种是当天轮空休息的求生者,他们属于“带薪休假”,但获取的积分是由其他求生者那里分配出来的。
  听了安格的话,艾迪默默回想着庄园里的规则,越想越觉得夜宵这个制度非常有道理。
  “好了,开动啦!”安格笑道。

#同人#第五人格 你知道园丁小姐姐穿的是什么吗?

【1】队友
  手下传来的,是“布料”的触感。
  新生的园丁咀嚼着脑海里出现词语,慢慢直起身来。
  他发现自己刚刚趴在一张铺着厚重的桌布的长桌上,几个细长的黑影七扭八歪地倒在桌上。园丁借着从背后高高拱起的窗户透入的月光,勉强确认了它们“烛台”的身份。
  天呐,这屋子可真黑。
  出于对黑暗的恐惧,园丁伸手在桌子上一阵乱摸,找到火柴,手忙脚乱地把烛台扶正,点燃上面的蜡烛。橘黄色的烛光亮起,园丁护住蜡烛上的火苗,确认它不会熄灭后,
才抬起头看了看周围:面前的墙壁上镶嵌着玻璃,占满大半个墙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玻璃后的有个高大的黑色的影子,似一个正坐着等待的人,却比人高大了近一倍;长桌旁有五把椅子(而他自己还坐在一把椅子上),都还是空的;背后,先看到的是高大的窗子,然后才是自己斜后方放置的高大石椅--那看上去可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类坐的尺寸。
  哦,这看上去更可怕了。园丁摸摸自己的工具箱,感到了一丝安慰。
  这时,其它几个座位上突然飞起无数带着蓝色火花的灰烬,它们快速螺旋上升,形成了几个人影。从衣着上,能很简单地看出他们的职业:一位医生,一位机械师,以及一位冒险家。
  “我说,这就是欢迎新人的态度?”冒险家扯了扯衣领,烦躁地开口,“这房间看着可真压抑。”
  “新人?真麻烦。”本就有些坐立不安的医生偏头,看着冒险家。纤瘦的女人伸出了带着薄薄的茧子的手,抚摸着自己的针筒,言语间带着几分不耐,“这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你赚到积分的地方,要是连区区环境都适应不了,干脆还是回炉重造好了。”园丁看着医生仿佛随时要拿起针筒给“麻烦的新人”来一针的样子,打了个寒颤。
  “艾丽……”机械师放下手柄,拉了拉医生的袖子。医生冷哼一声,扭过头看着冒险家,“既然是新人,就好好学着,别动不动大呼小叫的。”说完,她伸出右手,屈起食指和中指,在桌子上轻敲两下,“这样敲,会有人送饭过来,在游戏前还是补充体力比较好。当然,可当心这是你最后的晚餐。以及我的代号是‘艾丽莎’,可别叫我那个医生的名字。”
  冒险家学着医生的样子,也要了晚饭。接受了医生的善意并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粗鲁后,他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安德烈,叫我安德就好了。”
  “我是安格,艾丽莎的好友,本场的机械师。抱歉,艾丽莎知道我最近很缺积分,一直在担心我,所以刚刚有些急躁了。”机械师介绍完自己后,向安德烈大方地伸出了手。
  听到安格的话,安德烈心里最后一丝嫌隙也被填上了--现在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依靠积分来换取生活用品,可以说,积分就是命。如果一个人为积分而犯了无伤大雅的错误,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园丁小姐?”安格与安德烈握完手后,热情地问。
  “……叫我艾迪就好了。”园丁思索了片刻,“我也是新人。”
  “园丁新人啊……”艾丽莎皱了皱眉头,“可别学你的前辈们,一上场就去拆狂欢之椅。我因为要救你拆椅子的前辈们已经被淘汰了好几次了。”
  “好的。”艾迪不由自主坐直身体,一脸乖巧,“听前辈指挥。”